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营销论坛 >  集体遭遇“立冬”民营书店能否抗冻
集体遭遇“立冬”民营书店能否抗冻
发布时间:2011-12-24 13:57:48.0来源:新华书目报 作者:莫息 浏览次数:2818
  今年10月,号称“拥有全国最大连锁渠道”的民营连锁书店“猝死”,曾经被视为“城市文化名片”的民营实体书店多米诺骨牌效应般地一个个倒下,加重了公众对阅读的忧虑。有媒体称,消失的不仅仅是传统人文小书店,更是一种生活态度和方式。

    事实上,全球范围的书店危机正在上演,世界各地的实体书店纷纷传来倒闭的消息,再加上国内民营书店的不景气,一时间,一场“民营书店何去何从”的全民讨论正在持续。在讨论中,网络书店冲击、租金高涨、转型自救等关键词成为人们关注的热点。

    关键词1 网店冲击

    近一段时间,京东商城、亚马逊网上商城、当当网等电商网站纷纷打折促销,且力度极大,吸引了大部分购书者。网络购书检索方便,送书上门,折扣低于实体书店,一时间,关于民营书店的行业危机又重新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。

    “逛书店”是很多人根深蒂固的“情结”,他们需要图书林立的环境并且徜徉其中,那感觉就像在书中曾经读到的那样,“逛书店,似乎是与作者握手一般。”记者在和书店负责人交流的过程中了解到,书店看样网上买的人越来越多,实体书店变成了网络书店的试读库。新的销售模式首先冲击的,显然是没有“教材销售收益”的民营书店。

    至于电商为何纷纷涉足书业,原本生活文化馆负责人田原直言不讳:“网络书店的鼻祖是亚马逊,它的最终目标是电子商务,而不是简单地卖书。之所以选择书是因为它是一个标准化产品,亚马逊把书当做一个启动电子化商品的跳板和工具。对于京东、苏宁这些新型渠道商,图书就是商品。”图书的精神文化内涵,正好可以作为网店一个体面的促销道具,这一点出版业界恐怕一时难以接受。网络商业讲究的是独大通吃,规模最为重要,苏宁、易购、京东、当当这些大商家的一轮促销战,基本都是“赔本赚吆喝”,他们把图书当成行销工具去吸引网站流量、扩大规模,而民营书店却指望图书盈利。民营书店举步维艰,其中道理,不言自明。

    关键词2 房租成本

   在运营成本中,房租是最让民营书店头疼的事情,光合作用的倒闭就与房租上涨有直接关系。“光合的销售额连续4年下滑,今年更是下滑了40%,房租、水电等成本却又急剧上涨,销售和成本两头夹击,压力在不断增长。”光合作用总经理孙池在接受采访时说。2007至2008年,光合作用在北京新开了11家分店;鼎盛期在全国拥有31家加盟店。扩张分店的同时,店面租金、用工成本费等运营负担也让光合作用背上巨大包袱。不少业内人士指出,“光合的销售无法填补巨大漏洞,盈利跟不上它的拓展速度。”

   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京城众多民营书店开始强化自身经营,在房租问题上,不少书店都遭遇到危机。位于北京海淀区成府路的豆瓣书店,营业面积只有五十多平方米,但每个月要支出一万余元的房租。除去高额的房租,人力、仓储成本,税负财务成本等等,使实体书店陷于“蜡烛两头烧”的境地。据北京时尚廊书店总经理许志强透露,时尚廊世贸天阶门店,总面积1000平方米,每年房租高达二百余万元。时尚廊的图书营业额占全店总营业额四成左右。虽有餐饮服务、活动区租赁、设计品出售等经营,但房租的金额和给付时间是完全刚性的,完全不理会经营的周期和波动,时尚廊目前仍处在亏损状态。

    不过作为同时经营书籍和期刊的连锁书店,纸老虎在店铺租赁上颇有前瞻性。据悉,该店的店面签署了30年的房租协议,减轻了不少房租的压力。此外,还有书店尝试与商场及地产商合作的模式,雨枫书馆企划总监孙婷婷向记者介绍:“针对地租的昂贵,雨枫尝试与商场及地产商合作。第一家店(清华馆)是直接租赁的沿街商铺,第二家店(崇文馆)与香港新世界商场合作,即将开业的第三家店(比如馆)是与某地产商合作。通过这样的合作,比较有效地缓解了租金压力,在营销上也可以捆绑宣传,效果远好于单打独斗。”

    面对国有书店享受税收返还、免除房租和拥有教材销售这一“铁杆庄稼”的优势,面对网络书店仓储量大、折扣诱人、进货优惠、购买便利的优势,加之愈演愈烈的数字出版蓬勃发展,民营书店处境艰难。不过,北京精典博维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陈黎明表示,实体书店,是城市的“肌理”,绝对不会消失,除非人们放弃对文化的追求。伴随着各大城市房价出现回落现象,他鼓励民营书店乐观去面对困难,并且从中发现机遇。

    关键词3 政策扶持

   记者注意到,“光合作用事件”中,许多书商去哄抢物资,场面一度混乱,斯文人的非理性的行为令闻者亦觉难堪。从哄抢行为可见,很多出版社和图书公司,对没有政府资金支持的民营书店,缺乏信任感。这实际上勾勒出了民营书店平时的经营生态。

    既然整个社会都需要阅读,既然通过阅读可以提升国民素质,既然读书是人们必需的文化生活,那么鼓励实体书店的发展,不但需要来自社会读者的支持,更需要国家和政府的支持。“政府应该把书店看做文化事业,进行补贴。书店不是一个产业,而是一个文化地标,想让他们留下来,就要给他们税收优惠和补贴,否则书店只能纷纷倒闭。”对于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的动议,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阎晓宏也曾表示,书店是政府应扶持的企业,新闻出版总署将会同相关部门联合出台专门文件扶持书店,这无疑是一个好消息。   

    在采访中,记者感到不少书店从业人员并不“服输”,他们希望除了传统的新华书店,政府的优惠政策也能惠及到民营。在价格上没有竞争优势的民营书店,降低成本需要来自国家和社会层面的双重支持。这不仅仅是政策优惠,同时又体现出了文化上的平等诉求。当前国家把文化产业作为发展重点,在图书这个文化载体的流通和发展规划中,应该给书店设立发展空间,鼓励社会阅读,创造良好的阅读气氛。

    关键词4 转型生存

    在商场,倒闭是一件正常的事情,书店毕竟也是商店,也应当遵循商业规律,如果只想政府扶持,那么民营书店最后的结局,还是要走向“博物馆的展厅”。业内对“房租致死说”也有不敢苟同者。长江文艺出版社黎波发问:“很多人都说是房租逼死了书店,但房租不是书店独有的难题,为什么其他产业可以生存下来呢?为什么没人思考这个问题?”

    于是,不少民营书店在受到网络冲击后,开始思考自己的经营方式,除去为读者提供一本书,能不能用服务和特色留住读者?大家对书店提出的希望中的两个重点就是:高度的服务意识和坚持品牌化生存。

    记者曾走访过雨枫书馆,并亲身体验过雨枫的特色化服务。作为国内首家会员制书店,雨枫书馆提倡女性做“书女”,为女性阅读提供一个好的环境。据雨枫书馆的企划总监孙婷婷介绍:“雨枫书馆让各个年龄段的女性都能找到她需要的书。这里相当于是一个私人图书馆,书店兼容咖啡馆等其他商业形态,以女性会员的喜好与需求,在书架空间之外开设了‘消费阅读区’,主推花式咖啡与特色花草茶。另外,主推‘书女学堂’,结合女性感兴趣的方面,如烹饪、手工、星座、塔罗牌、理财、职业规划等,邀请相关嘉宾到场讲授,增强互动,加大了书店与会员之间的黏性,也顺理成章地有了盈利点。”

    单向街书店也是业内颇有口碑的一家书店,他们每周都坚持举办一到两次文化活动。在已经举办过的几百期沙龙中,那些有洞见的嘉宾来自各行各业。而沙龙形式,从演讲、讨论、公益画展,再到诗歌朗诵、音乐会、纪录片观映甚至话剧。选对的人,说对的事——让“单向街”这个书店品牌的粉丝开始成倍增长,而且对于这个品牌格外忠诚。 “单向街从不惧怕让实体书店倒下的互联网,从这个意义上来讲,单向街的成功,更像是一个平台的成功,书籍不过是载体之一。我们一直坚持最初创办书店的初衷并努力着。”单向街沙龙策划武延平充满信心。

    书店本身就是学习的地方,书店经营者可以学习的东西还有许多,做买卖,随行就市理所应当,开书店,盈亏亦属正常。“光合作用”倒下并不代表民营书店“已死”,这正是新旧书店经营者世代更替的标志。在网店的冲击下,或许民营书店的冬天真的来了,民营书店应该从自身出发,在变中求得发展,扛过这个寒冬,民营书店就将迎来自己的春天。


  来源:《新华书目报》2011.12.1